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事儿,但周晓东哪能不明白刘桂香的意思。虽然这个刘桂香已经快四十岁了,但长的绝对不丑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不下地干活儿,皮肤也很白,要说让周晓东在这娘们的身上破身,那周晓东是一点意见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被刘桂香润圆撑的鼓鼓的白大褂,周晓东嘿嘿一笑,伸手就在刘桂香的润圆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周晓东还从来都没摸过女人的润圆子,虽然隔着子,但他还是感觉一股柔从刘桂香的润圆上传来。

    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,周晓东立马又朝刘桂香的润圆抓去。而刘桂香也不躲,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周晓东。

    周晓东的年纪虽然不大,但那帅气的脸庞却给予女人十足的吸引力。就当周晓东的手又抓到刘桂香润圆上的时候,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,顿时就把两人给吓了一跳,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。

    “这大白天的关啥门呐,快开门,我要抓药。”

    砸门的不是别人,正是周晓东最恨的那个二霍霍。周晓东急忙把裤子提上,从上下来,而这阵刘桂香已经掀开帘子走了出去,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使那么大劲干啥?有劲儿朝你家婆娘使去,把门砸坏了你赔呀?”

    二霍霍在村里的名声不咋地,他还有个外号叫恨人不死。这孙子整天在村里传这传那,比老娘们还老娘们。

    村里大多数的人都烦他,但又不敢太得罪他。他那张嘴太损,要是让他抓着谁家的把柄,出不了两天隔壁村的人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桂香,大白天你插着门干啥?莫非这屋里还藏了啥汉子不成?”

    晃晃悠悠的进了卫生室,二霍霍一下就看到周晓东撩开帘子走了出来。一看到周晓东,二霍霍顿时就嘿嘿笑了起来,那笑容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,周晓东一看到他就恨不得大嘴巴子抽他。

    “哟呵,二蛋在这呀?你们刚才干啥呢?还拉着个帘子。”嘿嘿笑了一声,二霍霍接着说道:“也幸好是二蛋,要是换成别人非得传出闲话不成。”

    听二霍霍夹枪带棒的埋汰自己,周晓东当场就想发作,不过刘桂香这时却说话了,周晓东见她说话,也就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二霍霍,你有事儿没事儿,二蛋大腿被马蜂给蛰了,我帮他拔刺儿就能传出闲话去?你要是没事儿就赶紧走,我这还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马蜂蛰了大腿?嘿嘿,也幸好是没蛰到第三条腿,要不可就真成了二蛋了。”

    这二霍霍说话不是一般的损,周晓东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气的够呛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日不死的二霍霍,你再特么的乱放屁,我把你牙打掉塞你腚门里去。”

    周晓东的外号就是这孙子给起的,而且这个家伙老在背后笑话他。周晓东的东西虽然小,不过脾气可不小。

    而二霍霍被周晓东指着鼻子骂先是一愣,而后脸就变成了猪肝色。咋说他也比周晓东大一辈儿,周晓东都该喊他声叔。

    之前周晓东一直都忍着就是因为这个,今天这二霍霍又夹枪带棒的埋汰他,周晓东终于是忍不住了,一下都爆发了出来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