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在杜傲天的心里,这次邀请梅川内酷带人过来。

    目地可不仅仅只是对付楚南,帮杜二少报仇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更是释放一个,我秦家从今天开始,要高调起来了,要急速扩张了。

    谁要不服,先问问我在岛国的靠山望月宗手里的武士刀!

    杜傲天的小心思,梅川内酷和望月宗都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甘心被杜傲天当大旗来扯起的那张虎皮,只不过是因为这一切符合望月宗的利益罢了。

    望月宗对华夏这片土地的兴趣,从来没有淡过。现在杜傲天想跳出来搞事情,他们自然是乐于见到。

    反正杜家就是他们的一条狗,搞事情被人打死了,那也只不过是少条狗而已。

    万一还真被杜家给搞出了大事情,那对望月宗来说,才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本来随便派两个宗师武者就能搞定的事情,望月宗却派出了梅川内酷这个副宗主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目地就是为了给杜家一个,望月宗很重视他们的错觉。

    主子来了,杜傲天这个狗腿子,自然是要尽心的伺候好。

    一顿奢侈的晚宴过后,杜傲天才对梅川内酷说道:“梅川先生,这次冒昧请您过来,是为了让您帮我们杜家除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杜傲天又告诉梅川内酷自己的计划,先把苏浅静给抓过来,然后再引楚南过来伏击。

    梅川内酷听完却是不屑的对杜傲天说道:“杜桑,你这是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啊。杀个人罢了,还要搞出这么多弯弯绕绕来。罢了,这里是你的地盘,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身后的两位跟班招了招手,说道:“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听杜桑指挥,帮他去把那个姓苏的花姑娘抓过来。好好干,让这些支那人看看我们大和武士的风采!”

    “嗨咦!”两个跟班立即恭敬的答应,随即看向杜傲天。

    虽然梅川内酷是用日语跟手下在说话,但杜傲天既然能当望月宗的狗,这日语肯定是不差。

    听到梅川内酷侮辱性的言语,不仅没有觉得耻辱,反倒是觉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是杜家崛起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能得到望月宗的两个宗师武者相助,那绝对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在梅川内酷把两个宗师跟班交给他指挥之后,他立即鞠躬致谢:“感谢梅川先生的鼎力相助,大恩大德,杜家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情,杜桑,我的住处安排好了吗?梅川内酷大刺啦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准备好了,让犬子带您去休息吧。”说完,就让杜斌给梅川内酷带路。

    他自己则是把自己的秘卫叫了过来,让他们跟望月宗的两个宗师打招呼,互相认识一下,以免待会行动起来误伤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而望月宗的这两个宗师,却是一点都不好相处,压根都没用正眼去瞧杜家的秘卫,把杜家的秘卫气的一个个是牙痒痒。

    要不是杜傲天给他们下了死命令,让他们对望月宗的宗师一定要恭顺的话。

    就冲这俩岛国人高傲的态度,即使打不过他们,都肯定要动手打人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杜斌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,对杜霸天说道:“父亲,您快去救救兰儿吧,那个什么梅川先生,要对她图谋不轨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杜霸天也是脸色突变。

    杜斌所说的兰儿,就是杜斌的夫人梅兰,是他杜霸天的儿媳妇,同时也是杜家名义上的主母。

    可以说梅兰也是代表杜家的颜面,可她现在竟然在自己家里,被人图谋不轨,这如何能让杜霸天不惊?

    不过杜霸天到底是个老江湖,很快冷静了下来,皱眉问道:“具体是怎么回事?我不是让你给梅川先生安排了女人吗?为什么他会对兰儿图谋不轨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?”杜斌愤怒的说道:“我刚把他给送到客房,兰儿就带着几个女的进屋,让那些女的伺候他。谁知道他连看都没看那几个女的,直接把兰儿给搂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他解释,说兰儿是你夫人啊。”杜霸天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解释了啊,可他直接把我给扔出来了。”杜斌红着眼珠说道:“我出来的时候,都听到衣服撕碎的声音,和兰儿呼救的声音。父亲,您快点过去救救兰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事关杜家颜面,杜霸天也顾不得那么多,本能的调头要去看看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可刚走两步,望月宗的两个宗师,就直接闪身拦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用蹩脚的华夏语说道:“副宗主行乐的时候,不许任何人去打扰!”

    “可梅川先生认错人了,被他……的女人是我的儿媳妇。”杜霸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副宗主不会认错的,他最喜欢的就是人妻,特别是身份高贵,气质佳的人妻。”

    望月宗的宗师戏虐的说道:“你们的女人,能让副宗主看上,是你们的荣幸。你们要是去扫副宗主的兴,当心吃不了兜着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,别跟他们废话,咱们动手吧。再磨蹭的话,兰儿可就危险了。”杜斌想到老婆绝望的呼救声,一时之间也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可杜傲天听完望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